熊一然先生书法篆刻述评

发布时间:2018-07-13 来源: 历史回眸 点击:


  熊一然先生是位传统文化修养颇深的书家,他的书风静宓、典雅、深邃、沉雄、博大,有如路过内蒙古境内的黄河水,平静而缓慢,但深广而浩荡,不动声色之中,有摧枯拉朽的巨大力量。
  认识熊一然先生,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当时,我在内蒙古包头一中教书,他在包头群艺馆做美术导师,这两个单位一墙之隔。工作之余,经常向他请教学问艺事,印象中,他是和蔼可亲的谆谆长者,待人朴实诚恳,学问源深,又是个勤勉苦干的人。那时,只知道他是位很令年轻人仰慕的优秀画家,其实,早在内蒙古师范学院上学期间,他就擅长书法、篆刻了。只是在那时,书法、篆刻遭世事人情冷遇,他这方面的才能、成就,也就鲜为人知。

  即使在现在,许多过去熟悉熊一然先生的人,仍然认为他是位出色的画家,很少有人知道他兼擅书法、篆刻,而且在书法篆刻方面成果斐然。仅此而言,他是书名为画名所掩了。事实上,他的书法篆刻造诣绝不低于他的画艺成就,且有引领书法篆刻之时风、匡正书法篆刻之时弊的特质。熊一然先生的书法、篆刻风格,属光明正大、方正儒雅为本,外显机智与深情,这正是当前发展中的中国立足世界文化之林应有的文化姿态的最好的图像象征之标出。总体上看,熊一然先生书法、篆刻的成就有着深广的文脉渊源,其书法,筑基于几十年来不断积累的对周秦以降中国书法图像历史的全方位而系统的如朋了然于心,这使他能日日心摹手追于一个不断成长着的有精神价值所指的书法意象;而他的篆刻,则本于汉铸印、汉封泥、汉肖形、汉鸟虫篆以及汉将军印,但于此源流之中,他又融合了明清乃至民国的流派印范式,其成就,可以说是在黄易、吴让之、吴昌硕、齐白石之外,别开生面。这是长期捡拾印章文化中的美的形态集合做为燃料,用以灼烤心灵,经积年累月在内心反复酝酿,而形成的一种特殊能力的具体的技法的变现使然。

  就书法、篆刻风格建构而言,熊一然先生走的是“集前人之大成”的路子,其目的是追求中国传统文化所崇尚的宇宙的稳定性、和谐性。中国人历来认为,天地宇宙之间,有一種既济与未济和谐相处的有机性,这种有机性作为世界模型,能把个体的人与天道自然乃至社会规律联系起来。熊一然先生稳健的书法篆刻风格,就是这样的变与不变辩证统一思想观念指导下的产物。艺术上所谓的“集前人之大成”,是指在汇通百家、转益多师中,在较高的文化层次,筑成自己艺术的大美风范。熊一然先生的书法、篆刻,布局疏朗、开阔,格调古朴、雄强,气息雍容、静雅,即是源于这种“以天地为师”、“与圣贤同行”的“集前人之大成”。他的书法篆刻,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是经过诸多辛勤劳作选育出来优良品种。这就使得他的书法篆刻,不单纯是从天地自然以及圣贤文化那里去获得形态学意义上的价值和意义,而是让这种源于宇宙自然的价值和意义,重新兑入历史文化大河,令其具有了民族文化属性的价值与意义了。


  内蒙古自治区文史研究馆前馆长孔庆臻先生说熊一然先生作书、刻印:“运斤切泥,血凝朱泥,魂销素纸,心无旁骛。”这确是准确评语,绝非溢美之词,标示出熊一然先生进行书法篆刻创作,是在汇通百家、转益多师基础上的。首先,他能深刻理解并准确把握庄子的万物齐一之理;其次,是能解衣盤礴,在不知周蝶状态,使自己的书法篆刻之技,通于天道自然;然后,便是他能够以“慎独”的态度,继续他的书法、篆刻创作。
  事实上,熊一然先生的《篆书心经》、《唐人诗录》、《隶书条幅》等作品,都是依托儒学为本、庄学为用而进行创作的最好的明证。经六十年如一日,兴趣盎然于斯,上下求索于斯。熊一然先生的书法、篆刻,如今不仅其技法已炉火纯青,而且他还能准确地领悟书法文化的形式要旨,在书法形态中也反映出极为深邃的人文文化内涵。他的书法、篆刻,蕴涵了中国人的厚生意味、仁学精神乃至辩证的方法,其内蕴的技术意识形态性,能让人的生命与书法、篆刻图像,在触目之际,发生叠撞、弥合。由此,奉献给欣赏者的,是具有绵厚、醇香意味的文化佳酿——他的书法、篆刻,意蕴饱满而丰盈,形态迷人而有活力。
  酒香不怕巷子深,熊一然先生这坛老酒,屈指算来,酿了近六十年了。他曾有自撰旧文说:“在内蒙古师院上学时,邱石冥先生见我刻印心切,将他珍藏的秦篆拓本出示,嘱我反复临习。胡蔚乔老师指导我临习石鼓文,并为之示范,使初涉印坛的我,即得正道,免去了不少弯路。”又说:“二位老师再三强调‘治印必须有深厚的书法基础。书家不必是刻家,而刻家必须是好书家。’”此语中的邱、胡二人,邱石冥是胡蔚乔的老师,他们都与民初成立的中国画学研究会有直接的血脉关联。所以,在书法篆刻方面,熊一然先生走的是民初金城、周肇祥、陈师曾等人在北京组建中国画学研究会时提出的“精研古法,博采新知”的路子。熊一然先生的书法篆刻,譬如,他的《长恨歌》、《阿房宫赋》以及《骑射》等作品,正是在这样的发展路径中被创作出来的。

  熊一然先生的书法,是庙堂的雅颂,有黄钟大吕气象。结字,圆润不失遒劲、肃穆不失婉转;下笔,方、圆、曲、直互济,且取法多方;结体,茂密与疏朗、阳刚与阴柔,相辅相成。他的大篆,平中见奇,有法远古氏族图腾孓遗者,有法武丁时期之甲骨文者,但无不脱去了原始畛域;他的篆书,一方面,能得商周早期铭文意态,另一方面,能以篆书之形扬周秦威武之美。熊一然先生所书《骑射》,奇正之中,颇多险绝处。熊一然先生的《阿房宫赋》,浩浩荡荡,其内蕴的充盈,源于取法多方,笔画工整匀称,有西周《利簋》之形方而势圆,而其意态的凝重,则有西周《十五年趞曹鼎》的律动感。此外,作品中虽偶有尖形笔态,但这亦源于殷晚期(帝辛四年)之《四祀卣》,故此作,可谓可以明著后世而著升沉之今世难得的上乘佳作。

相关热词搜索:述评 篆刻 书法 熊一然

热点文章阅读

版权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