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牌传说打完鹫巢【傅惟慈——打完最后一手牌,阅读附答案】

发布时间:2019-01-10 来源: 美文摘抄 点击:

傅惟慈——打完最后一手牌

施雨华

跟傅惟慈先生结缘,是七八年前的事了。

当时我编辑《南方人物周刊》“怀念”栏目。2005年9月梅绍武先生病逝后,主编约人写纪念文章。梅先生是梅兰芳之子,也是著名的翻译家。我给梅先生的老友李先生打电话,李先生说写过文章,没必要重复,但他可以介绍一位跟梅先生也很熟的老友给我,便是傅惟慈先生了。

傅先生爽快地答应了我,语气中透着老北京的爽朗。我趁便向他表达了敬意——我读过他不少译著,受益匪浅,尤其喜欢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格林的《权力与荣耀》。傅先生很意外,也很高兴,他原以为爱读外国文学的人已经很少了。

傅先生又说,格林的小说他个人最喜欢的是《一个自行发完病毒的病例》。我不揣冒昧地说,国内已有的格林译本中《布赖顿硬糖》令人读不下去。傅先生表示赞同:“第一句就错了!”并说他的学生有个比较好的译本,他会在校改后交给上海译文出版社。

后来读了傅先生的文集《牌戏人生》,才知道1981年10月他曾和格林在伦敦会面。此前,他还在以出产棒糖闻名的布莱顿住过两天。“书本里探索了二十余年格林创造的奇妙的国土后,我已经踏上了其中一个小小的角落了。”傅先生告诉格林,中国已经有人译出《一个自行发完病毒的病例》,但尚未出版。

没过多久,傅先生如约寄来一封邮件。除了怀念梅先生的文章,还附上一本《月亮和六便士》,稿子是手写的,字迹清晰而秀逸。我小心翼翼录入电脑中,又仔细查对了几遍,发在2006年9月下旬那期杂志,并给傅先生寄去了邮件。

不想几天后接到傅先生电话,问我为何迟迟不发稿件。我表示再寄一次也无妨。直到傅先生告诉我,两次寄的样刊先后送到,我心里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此后,我们偶尔会通个电话。

2008年,译林出版社推出容纳了格林5部作品的一个集子,收入了傅先生所译的《问题的核心》。

2010年,一直想做一个翻译家系列访谈的我,头一个想到了傅先生,终于跟他约定,10月下旬时去拜访他。

老先生有午睡的习惯,我们约在了下午3点半。上午先去采访了主编《海外中国研究丛书》的刘东老师,下午如约来到傅府。

傅先生直接把我领进了他的卧室。那是一个不算很大的房间,摆下一张床、一个书架、一张小桌子,已经令人感觉局促。傅先生坦言不喜欢采访,最好是像朋友一样闲聊,但当我把录音笔搁在小桌子上时,他还是默许了。

他送了我两本格林小说译著:《一支出卖的枪》和《布赖顿棒糖》——Brighton Rock是当地流行的一种30厘米长的薄荷味棒棒糖,译为“硬糖”是不准确的。让我吃惊的是他一开始就说自己已经不想再搞翻译,一则他原本就不算用功的人,二则当初他搞翻译是不甘心做机器上的齿轮,总被外力推动,翻译虽然只是文字游戏,却也需要一点独立思考和创造性,他想借此夺回一点点人的自由和尊严。

对于文学,傅先生似乎失去了一直怀有的在我想象中依然炽烈的感情。他倒是很真诚地向我推荐刚读过的一本书:《赵俪生高昭一回忆录》。在他看来这对比他年长的夫妇,才真活明白了,写下的文字才真有力量。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是不是傅先生主动提起了生死这个话题。我说上午采访刘东老师,他还引了宋人张载那句“存,吾顺事;没,吾宁也”。傅先生问我是哪几个字,并取出一个小本子。他说他喜欢陶渊明的诗:“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为他写下那句出自《西铭》的话时,我留意到本子上还有些他自己抄录的关于生死的只言片语,猛然省悟,傅先生已经进入生命的某一个阶段。对他而言这不是一个观点,而是时刻要面对的真问题了。

聊了大约3个小时,傅先生留我吃晚饭。他和老伴吃得很少,却特意让保姆做了一大碗炖肉,那是他年轻时钟爱的食物。我们的口味不只在文学方面相近,但在我心里却有种异样的感觉——好好陪前辈聊聊天,或许比采访更重要。

回到广州后,我没整理那天下午的录音,仿佛是在遵守不写稿的默契。倒是买了赵俪生先生的另一本书《桑榆集》,寄给了傅先生。现在想来我是“直译”了他那句“不喜欢采访”的话,假如“意译”又会如何?

昨天得知傅先生辞世,翻来覆去怎么也找不到那段录音,或许这也是冥冥之中有天意。

傅先生喜欢尼赫鲁的比喻:“人生如牌戏,发给你的牌代表决定论,如何玩手中的牌却是自由意志。”如今他打完了最后一手牌,祝愿这位爱远行的人一路上“不喜亦不惧”。

(选自《南方周末》,文章有删改)

【相关链接】:傅惟慈,著名翻译家,生于1923年,2014年3月16日在北京去世。傅先生精通英、德、法、俄等多国语言,翻译多部经典文学作品,影响巨大。

⑴下列对材料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最恰当的两项是:( )( )(5分)

A、与傅老的最后一次会面是全文的重点,因为“我”能够理解傅老的人生态度,所以傅老倍感高兴,虽然自己不宜吃炖肉,但仍让保姆为“我”做了一大碗。

B、虽然是为著名的翻译家作追怀文章,但作者并非一味强调傅老在翻译领域的成就和影响,而是以对待一位平凡老人的态度架构,平中见奇,淡中显情。

C、这篇纪念文章,作者以与傅老的交往为线索,回忆了两人之间的交往过程,表达了真切的缅怀之意。

D、“布赖顿棒糖”在文中两次出现,虽然“硬糖”“棒糖”只一字之差,但作者的意图却非常明显:在对待翻译上,傅老有着一般从事翻译工作的人所不具备的认真态度。

E、卧室的简朴、局促,使作者感受到了傅老生活的窘迫,虽然物质上并不丰裕,但傅老仍旧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⑵文章划线的句子有什么含义?在文中起什么作用?(6分)

⑶傅惟慈在文学翻译领域成就斐然、影响巨大,试结合文本,说明其原因。(6分)

⑷文章以尼赫鲁的话作为结尾,这样写有什么好处?请结合文本简要分析。(8分)

试题答案:

四、实用类文本阅读(25分)

12、⑴答案:B项3分,D项2分,A项1分。(A“人生态度”错,应是“文学方面观念相近”,C项“与傅老的交往为线索” 错误,应是以其翻译成就为线索,他指望晚辈是要看看晚辈的孝心,E项“窘迫”错。)

⑵答案:①含义是指未将采访整理发表,但对傅惟慈的人生态度有颇多感慨②结构上承接虽采访却未发表一事(2分),③引领下文,暗示傅老的辞世(2分)。(答明傅老对生死的感悟亦可)

⑶答案:① 鲜明的人生态度:虽只翻译,但强调独立性和创造性,追求自由和尊严。

②严谨的工作作风:翻译中字句必较(“棒糖”等),追问发稿情况等。

③亲身体验、努力获取第一手资料:与格林的会面等。

④包容的心胸:不喜采访,但不反对录音。

(任答三条即可,必须结合文本)

⑷答案:①点明主旨:通过傅老的经历阐述人生或有定数,但应该不喜不惧,认真地走好自己的人生路的感悟

②照应标题:以尼赫鲁的话作结,既是对标题由来的交代,亦是在结尾处加以呼应。

③赞颂傅老:傅老以鲜明的人生态度,认真从事自己的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④缅怀追思:斯人已逝,精神犹存。

(任答三条,概括分析俱全,言之成理即可,缺漏酌情扣分。)

相关热词搜索:傅惟慈——打完最后一手牌 阅读附答案 最后一课阅读答案 最后一张牌

版权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