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行日记

发布时间:2017-01-29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我的修行日记篇一:出家日记

出家日记

摄影|欧金才让 石立飞

文字|嵇思达 石立飞

提起 “艳遇之都”丽江古城,不论是你否曾经到过这里,大概都会毫不犹豫地联想到一片喧闹的灯红酒绿。然而就在距离丽江县城仅有8公里的文峰山上,有一座已近300年历史的喇嘛寺院。与古城的繁华对照,这里的清幽完全属于另一个世界。

文峰寺是滇西北噶举派喇嘛教的最高学府,始建于清雍正十一年,藏名桑纳迦卓林(意为秘密宗教机关和幸福乐园的喇嘛寺),不仅在滇、川、藏地区颇具盛名,而且在印度、尼泊尔、缅甸等国家的佛教界中也有一定影响。每年3月至9月,文峰寺静坐禅院会分别举办男众和女众短期佛学基础闭关。

初次来到文峰寺,也是源于丽江之行,出于对这座寺院和僧人生活的好奇,我决定改变行程,留下来慢慢体验。就这样,我报名参加了一年一度的短期闭关禅修班。

静坐禅院男众短期闭关禅修基础班于8月25日开班,来自全国各地的55位佛子会聚文峰寺。银巴嘉措金刚上师为参加闭关的弟子们授皈依并剃度后,为期45天的闭关课程正式开始。

对于这段难得的人生经历,我选择了一种“古老”的记录方式——日记,几乎每一天都会把自己的所观所想写下来,留为存证。

【8月25日】剃度

第一刀,断除一切恶;第二刀,愿修一切善;第三刀,愿度一切众生。金刀

剃下娘生发,法王座下又添丁。

从来到文峰寺剃度的那一刻起,“噶玛月舍”这个新名字将伴随我45天的出家修行。

【8月27日】出家后的第一条微博

自己拍了一张穿僧袍的标准像发到微博上,被很多眼尖的朋友发现了手上的戒指。不摘了,常常提醒自己,不要太流连寺院的生活,毕竟自己是短期出家的。

【9月2日】学佛修行在于了脱生死

与同室师兄讨论学佛目的时,想到几年前自己曾报道过的一条新闻:一小偷冒着生命危险,徒步从楼顶翻入住户家中盗窃,撬开柜子后,把里面放的几摞小面值日元全部盗走,却把其他几张大面值的欧元扔了一地,一张都没拿走。事后,警察在审讯时告诉这位小偷,他拿走的钱还不如扔掉的一半多。在看守所里,小偷顿足捶胸边哭边喊:“我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了!”

有没有文化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智慧。学佛修行的目的是了脱生死。如果放弃了这一目的,只为求得身体健康、发家致富之类的目标而努力,那我们岂不是比那位扔了欧元专偷日元的小偷还傻呢?

【9月10日】包容弟子的毛病,也是上师的慈悲

教师节,我也写点关于师者的事。某天,在和一位同修说话时,我闻到了很浓的烟味(其时我也刚刚戒烟两周)。发现这个秘密后,我突然想到上师银巴喇嘛,他每天从这群念诵着“噶玛巴千诺”的人中间走来走去,难道会不知道有人

抽烟?

我忍不住将这个“秘密”向一位出家多年的师兄说出,而他却笑笑说这不算什么,在上师眼中,抽烟之类都只是小毛病,即使有更大的毛病,他也不会赶你走。见我不解,师兄接着解释说,包容弟子的毛病,这也是上师的慈悲。因为一旦把你赶下山,你这辈子可能就永远的远离佛法了。

不一定每个来文峰寺的香客或游人都认得你,但他们一定都知道这里的银巴喇嘛上师。当你做一些违反戒律的事情被看到时,他们只会记住这是发生在银巴喇嘛的寺里。所有的指责和质疑,上师都要代替扛着。

师兄说,当年之所以跟定了银巴上师,就是因为发现上师的弟子中“什么妖魔鬼怪都有”,他认为这样的上师才是好上师,“这些人,如果他不度,估计就没人管了,连给自己惹祸的人都能收留,这得多慈悲啊”。

【9月13日】超度堕胎婴灵

老同事问我能否超度堕胎婴灵,经过询问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便将超度方法,如何供养寺院等事宜都详细问了一遍,她很高兴地说:“那太好了,我过几天就去打胎”。

我知道就算和她讲一些堕胎的因果,估计也不可能阻止。所以我只是将她的名字、计划打胎的日期和胎儿父亲的名字等信息一一记录下来,待到下次佛事活动时一起帮她超度。

【9月15日】心存善念,吉神随之

这些天,经常有人问我毕业时发不发毕业证。虽然课程还未结束,但今天晚

饭前举行的仪式倒是很像毕业典礼。银巴上师坐在高座上,给每个学员发了一个他亲自签名盖章的“善”字的卷轴,小字内容是“心存善念,吉神随之”,希望大家今后常行善事,自利利他。

【9月19日】坦然面对,欣而接受

又是一年八月十四,重获此肉身一年整。

去年八月十四,我在内蒙古额尔古纳从时速约120码的机车上摔了出去,昏迷不醒与尸体无异。第二天,在送进医院手术室几小时后,幸运的我只是在左侧胳膊和锁骨上留下两道手术疤痕,还有每逢变天就要胀痛的颈椎。手术后,我在814号病房住了近20天。

一年后的今天,我坐在文峰寺静坐禅院814号寮房里,观想着“情器悉无常,生命如泡沫,大限难料”,思考着“往昔我由何处来,将我又往何处去……皮肉血骨何为我”。

初来寺院修行时,我还怀着为不久后将要进行的二次手术祈求平安的想法。然而,随着修行的日渐深入,这一想法已越来越淡。学佛的目的不应是为了阻止不好的事情,而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坦然面对接受。生死业缘,果报自受;万法皆空,因果不空。

【9月23日】念珠,不过计数之用

自从上山以来,常有朋友通过各种通讯方式想向提出关于念珠的问题。其实,在寺里念珠只是用来计数的,很少有人关心珠子是什么材质,是否正星正月。大家只是偶尔会互相攀比一下自己用念珠修了什么法,念了多少咒,还有极少数人

会攀比念珠曾得到多少高僧大德加持。

每次捻起念珠,观想起月有阴晴圆缺,无常即常,常即无常。如果月亮没有阴晴圆缺的变化,全都一个模样,而且还排列整齐,那我们看到的可能就不是月亮了,而是自家楼下的路灯。

【9月25日】最后一次见到夏俊峰

一个姓夏的小贩(夏俊峰)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可能是最后一个见过他的记者,2012年3月,在一家医院偶遇夏,我和他说了几句话,并拍了几张照片。今天,很多媒体来电,想要那些照片,我都拒绝了。他留在这世上最后的影像可以是一家人的合影,也可以是儿子画笔下的爸爸,但不应该是我拍摄的他被警察带着,大冷天穿着拖鞋弯着腰走的画面。

【9月27日】该丢弃的是过度的欲望

一位网友留言:“我要是去静修,就不会让现代的东西打扰,纯粹还原生活。”我回复:“纠正一个错误观念,如果你觉得生活不应是现在的样子,那么你该丢弃的或许不是现代的东西,而是自己错误的追求和过度的欲望。”

晚课中,上师讲起佛教信仰现状:信佛的很多,修行的太少;戴念珠的很多,念佛的太少;求名闻利养的很多,想了脱生死的太少。

【10月10日】请做一个好人!

闭关结束后,上师最后送给大家的话让我一直牢记:“回去后,尽力像在寺院一样完成每天的作业;如果你不能完成作业,那么尽量抽时间念经文;如果不

我的修行日记篇二:我的修行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必修课》

课程论文

题 目: 我的成长

学 院: 管理学院

专 业: 工商管理大类

姓 名: 冉茹琳

学 号:年级: 13级

评阅老师:

日 期:

成 绩:

我的修行

11308990625 冉茹琳

摘要:一个人,从赤身来到这个五味杂陈的人世间,从青丝到白发,从清晨初生的太阳到迟暮老矣,年华逝去——绝无可能一帆风顺。看吧,人来到世上的时候,是自己在哭,别人在笑,仿佛预知了前路的坎坷辛苦;人离开世间的时候,是别人在哭,自己在笑,正是一种心灵的解脱。(《生命的品格》—国风)而当我,历经了太多生命的挫折磨难,无疑是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孟子》)

正文:记忆又要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回到生我养我近二十年的家乡。也许某个地方,还流传着我的传说;也许某个课堂,还回响着我的名字;也许某个老师,还以我为同学们的典型教材。尽管,大都是负面的。

人生中会遇见的

我的修行日记

种种磨难,似乎浓缩在了我十八年的成长生涯里。四岁时得肺结核,吃了近一年的药才痊愈;六岁时学游泳,差点儿一命呜呼;出过两次车祸,左右手各断两根骨头,脱臼好几次;学业上从神坛跌落;感情上为爱受伤······我最终还能健康成长直到今天,也算是上天的恩赐吧,所以我常常怀着感恩的心。 昔年,朕母见一龙盘桓于上,乃孕,遂有朕。朕自斩白蛇···这,不应该是我的开场白。其实,我只是降生在一个幸福平凡的家庭,一个悠闲适宜的小城镇,一个没有雷雨交加的夜晚,天空很晴,可以清

晰地看到文曲星的光芒。唯一似乎值得一提的色彩便是,出生前夜,父亲梦见从猪窝里找到了一颗要用双手来捧的珍珠,就连我属猪的属相都暗合了这望子成龙的美梦。父亲亲自翻遍了新华字典,算尽了五行八卦,给我取了这个如诗意般动人的名字:猪是杂食动物,含辛茹苦的“茹”字的草字头代表着我将来不愁衣食;琳琅满目的“琳”字正是一种无暇美玉的象征。而年幼的我,却毫无反抗的权利和意识:我是正儿八经的男子汉,童叟无欺。

也许是这个如黛玉般多情的名字,幼年的我也如黛玉般常常哭泣。不是我不够坚强,只是时常感到委屈。我知道,父亲对我的期盼有多么深切:你们无法想象,在学校都不教英语的前提下,我在父亲的指导下背诵了一篇篇英文课文,什么时候完成任务什么时候才能吃饭时的心酸;你们无法想象,每年大年三十的美好时光,我一个人搬着板凳在老家院子里学习,望着小伙伴们无拘无束地玩耍,我常常会悄悄抹掉眼泪,继续奋笔疾书的义愤;你们无法想象,小学六年,我便写了十本厚厚的日记;你们无法想象,小学六年,我基本没有认真听课过,因为所有的课程,都已经超前自学完成······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苦难”,自然是带来非同一般的结果。 父亲是教书育人几十年的人民教师,母亲是救死扶伤,善良贤惠的医生,我本应继承父母的老实本分,现在回忆起来,那时的我,在校是多么的“嚣张”。小学六年的时间里,作为班级的领头人,我敢于为了班级利益而抗争——学校中午提供的饭菜吃出了创口贴,我带着全班同学到食堂抗议,直至学校领导给我们这一群小朋友道歉;学校开

设的无关紧要的课程,我常常带着全班同学逃课去操场嬉戏,美其名曰锻炼身体。老师讲课时出现的错误,我毫不掩饰地举手起来“侃侃而谈”······

而这些“嚣张的行为”,似乎因为我的过分优秀,而得到了老师们同学们的纵容:每次考试,几乎都是全校第一;我的作文,被全校语文老师传遍了每一个甚至是高中课堂;每周一升国旗的时候,常常有我参加各种竞赛上台领奖的声影,家里书房的墙上,已贴不下再多的红纸;外校的老师提到我的名字,都很是熟悉的谈论某某某······我就是那个别人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我像傻瓜一样骄傲在自己的世界里,享受着同学们的崇拜与敬意,老师们的纵容与爱护,家长们的热切与期盼。虽然跟同学们都打成一片,但是我的内心,却骄傲得不可一世。

随着我以全县第一差1.5满分的成绩升入县里最好的中学,一切似乎都开始有了变化。在第一学期的几次月考中,我拿下了每次考试的全年级第一,即便是全县第一。朋友告诉我,那个时候的我,在他们眼里,就像是一个神话,不可打破,连第二名都被我远远甩在身后。但从第二学期开始,在我这一帆风顺的学校生涯里,终于掀起了壮阔的波澜:我不仅跌落了第一名的宝座,而且似乎管理班级也不能光靠成绩和骄傲了,我倍感力不从心。父亲愤怒,恨铁不成钢;我反抗,吵得不可开交。在和父亲冷战近一年的时间里,因为少年懵懂的情感,因为游戏和小说,因为我内心的迷茫,我完全放弃了学习,我的成绩已经泯然众人。

我开始玩游戏,我开始看小说,我开始过着另外一种堕落的生活。我变得沉默,把自己封闭在教室的一隅,每天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只和有限的几个朋友交流。我开始暴脾气,常常因为一点儿小事儿和为数不多的朋友争吵,直到最后不欢而散我才知道认错······在迷茫了一段时间后,我开始思考:我为什么学习,学习有什么用?我为什么活着,生命为什么存在?却如何也找不到一个能让我重新振作的答案,我甚至想到了退学。成绩的下跌已经不是对我最大的折磨,对生命的疑问一直阻挠着我找到前进的路。

我浑浑噩噩,我跌跌撞撞,我不听父亲的怒骂,不管母亲的苦口婆心,我游荡在我晦暗的人生路上。临近中考,我还是一蹶不振,因为溜冰摔断了右手两根骨头,更是让我无法作最后的挣扎。父母用高价把我送进了县里最好的高中,企图唤醒我昔日学习的精神,我却依旧无动于衷。

我依旧沉默,我依旧堕落。现实的残酷与内心磨不灭的骄傲交织着折磨着我。我每天在网络上闲逛,在小说里徜徉,在游戏里驰骋沙场,就是不愿醒来在现实的世界里回归正常的生活。我不与新同学过多的交流,他们都说我冷漠得可怕。

直到我被这来自太平洋彼岸国度——澳大利亚的墨尔本曳步舞所深深触动。我看着网络视频里舞者的身姿,他自由,他狂放,他潇洒:跟随震撼的爆点,舞动每一个细胞,灵魂放肆地雀跃,梦幻般的舞步,仿佛让我听见自己重新跃动的心跳。我曾经在父亲的教育下,学过“琴棋书画十八班武艺”,这些通通都不能激发我的热情,但这

我的修行日记篇三:修炼日记

为何修炼

(摘自日记)

1998年12月13日 阴历十一月初五 晴星期二

我们正在学校里玩,×××老师过来了,他说已经学会发功了。我们尽管都不信,但还是装作很信的样子,让他给我们发个功试试。

前面的三个人都试过了,他们没有什么感觉。轮到我了,我自然站立,双手向前伸,双眼闭合。这时我突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我感到从我的两个掌心分别有两股热流沿着我的胳膊向上跑,一直跑到肩部。

我悄悄地睁开眼,看到站在我的对面,也双手前伸,看样子确实是在发功,他的双掌与我的手相距大约50厘米。

我对他说,我怎么没有什么感觉呢。他很生气地说,你怎么会没有感觉呢?然后又重新让我站好,再次发功。这次我感到那股热流更强,一直在我的脊椎骨处相聚。

我惊呆了,从那一瞬间我就相信了世上确实有气功,而且真的很神奇。

注:从此开始刻苦的修炼,也曾因修炼出生入死,但上天又让我活了回来。

想想这二十多年来的修炼历程,我的修炼没有目的,可能一开始只是为了好玩。

由日环食对人的影响所想到的

2010年1月15日(农历腊月初一,星期五,天气晴)的下午有千年一遇的日环食,到下次出现时要到3043年了。

这次日环食刚好从山东经过,泰安是绝佳的观测地点。

下午,观测日环食。16点50时,因要赴一个朋友的婚宴,等到朋友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催促时,我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观测地点,匆匆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奔赴酒店。

16点55分,恰好是日环食出现的时间,大地上已经有点昏暗了,月亮来到了太阳的正中。我忽然感觉胸口一阵发热,一个黄豆大的橘红色的极热极亮的点在胸口(在两肋相交点向下三指处)出现,身体顿时感觉异常的热。随后,有点胸闷,不过,几分钟后就好了。

我走在路上,联想起了半年前(09年)的阴历六月初一日,那天是我四十周岁的生日,那天也是我出现自然辟谷的第十天,那天出现了五百年一遇的日全食。作为一个泰山人,作为一个在泰山脚下长大的人,

选择了在四十周岁生日时第一次登顶泰山(并非没有机会登,而是内心不想登)。就在登泰山的路上,日全食出现了,我双盘坐于上山的路上,感觉到了日月合壁、自身阴阳的和合(在那次的前两天,我的道长师父提醒我说,我的日月快要交合了)。因为那次是在盘坐中,感觉到的就当幻景处理了,不在这儿详细描述,但那绝对是对全身心巨大的震撼。难道日月对人的影响真的非常大吗?

我肯定地说,日月对人的影响非常之大。我们只要细心感悟,就会发现,其实不仅是日月对人的影响非常大,其他的星辰对人的影响也一样大。一个修行的人应该很清晰地感觉到太阳系九大行星对人的影响,他们在人体内对应的位置,他们在体内的运行轨迹。我们身边的花草树木也一样对我们有非常大的影响,因为他们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我与大自然无有分别。

可是我们的心啊,整天被名利熏染,身体已经变得麻木不仁了!哪能感受到除了金钱和声名之外的东西啊?连亲生母亲在大年三十做好了年夜饭呼唤儿女回家团圆的声音也感觉不到啊!

悲哀!

观“阿”字

(题外话:我从1985年开始就有记日记的习惯,这二十多年来从未间断。当我翻开日记看看自己的修炼历程时,

有时自己也觉得似梦亦似幻。是真是假自有人知,就当一个神经病人的胡言乱语吧。)

2010年2月10日 农历腊月二十七 星期三 雨夹雪昨天看到生根活佛(生根活佛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修密的人,他的博客让我第一次了解了一些修密的法门)博客中有修炼“阿”字的法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7260b50100fc4m.html),通过电脑屏幕观想那个“阿”字,一开始确实是眼睛流泪。晚上静坐,由于没有打印出来的“阿”字,心想既然众生平等,那么盲人也可以修炼啊。于是就闭目去观想。一开始“阿”字在眼前,身体会发生全身心地震动,很快就感觉身体变得无限大,“阿”字来到身体上丹田的中心处。然后,他变成一个圆形的球体,再然后,就变成一团白色的明亮的光。于是只观想那光,没有了身体的概念,没有了时间与空间的概念。

静坐结束后,感觉身体特别地热,左肩关节前部的肌肉在不停地跳动,百会处右后方好象被虚开了一个窍,气流与外界自然地交流。

睡梦中,总感觉到天上有隐隐的隆隆的雷声。醒来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个“阿”字好象印在昨天晚上百会处右后方的被虚开了的那个窍上,而且通过那个窍可以向下通过一个黑洞来到类似……的地方,再观想那个“阿”字,会发出白色的光……

2010年2月11日 农历腊月二十八 星期四大雪昨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雪,真好。

努力地想进入一种极其深的入静状态,可欲速则不达。我太高兴了。我关于“阿”字的观想得到了活佛的赞同,与他们经典中的景象完全符合。

我刚才看到了《殊胜上师相应和气脉明点同修法》(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7260b50100ffvd.html)中“阿”字果然是白明点,而且也确实是通向百会右侧。这与我的静坐中的体验一致。

只是经典上没有说“阿”字会印在百会的那天虚开的那个窍上的说法。

我观“阿”字的事情被我的师父知道后,他马上严厉地批评了我。我给自己辩解说:“自己只是由于好

相关热词搜索:修行 日记 闭关修行日记 我的修行经历

热点文章阅读

版权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