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游走蛛vs叶背螳螂 在巴西体验现实版“动物世界”

发布时间:2020-02-14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某一天,带着充足的防晒霜和防蚊液,我们几个朋友兴冲冲地踏上了这片神奇的土地,完成了一次大沼泽猎奇之旅。      巴西西南部有一块世界上最大的沼泽地,那就是潘塔纳尔(Pantanal,葡萄牙语为“沼泽”的意思)大沼泽。那是我神往已久的地方,前不久,我的这个愿望实现了――去大沼泽做了一次猎奇之旅。
  为了安全和出行方便,我们选择在旱季去了那里,而且是去相对干旱的地区。
  
   在大沼泽里收获爱情
  
   作为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一块湿地,大沼泽位于南美大陆的中部,在巴西、巴拉圭和玻利维亚之间,面积达25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安徽和江苏两省面积之和。大沼泽绝大部分在巴西境内,其中一小半水系丰富,适于垂钓,一大半相对干旱,适合徒步和观察动物,而我们选择的就是后者。
  从距离大沼泽最近的省会城市大坎普市出发没多久,我们就仿佛感受到了大沼泽中的热浪。到了附近的小镇,似火骄阳和热腾腾的空气让人不住地想喝水。旱季的大沼泽日间温度可高达40℃。在没有空调的小巴车上跋涉了200多公里后,我们在一条小河附近下了车,然后坐上了一辆大皮卡的车斗,继续深入。不知为什么,这让人想起电影《马达加斯加》中那群美国游客。
  皮卡车飞快地驶上了一条土路,颠簸异常。飞扬的黄色细土让人睁不开眼睛。由于车速很快,风像鞭子一样卷起尘土拍打着皮肤上的每一个毛孔。土路上每隔一段就有一座桥,在经过了四十多座桥之后,皮卡车在一家旅社前停了下来。
  说是一家旅社,其实就是大沼泽中的一处庄户人家。在没有自来水和手机信号的大沼泽中,不会有五星级酒店的空调大床房,所以迎接我们的也只有吊床和帐篷。出于安全考虑,我们选择了室内的吊床。旅社为了照顾中国人的习惯,好心地给了我们几个床垫,让我们能够平躺在地上休息。床垫破旧不堪,所谓的室内就是一座有水泥地的草房。所以在此提醒,身体不太好或者不习惯吃苦受罪的人不适合来大沼泽旅行。
  我们入住的时候是下午两三点,太阳也将它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当地有一个笑话,那就是这里的蚊子都只用一半翅膀飞,因为另一半翅膀要扇风图凉快。连蚊子都嫌热,就更别提人了,所以在旱季时,大沼泽中的活动时间基本就是上午十点以前和下午五点以后,白天最好在家避暑。
  经历了一个“桑拿午睡”后,我们跟随导游四处随便走了走,拍了几张照片。没有见到想象中的鳄鱼和美洲豹,只是和当地人放养的几头牛马不期而遇。而久负盛名的大沼泽日落,也因为天气不好没有看到。
  不过,初到大沼泽的第一天也并不是两手空空,我们收获了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
  我们住的这家旅社,在大沼泽中规模不算最大,条件不算最好,但有一项一定是最出众的,那就是它的老板。这位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今年40岁左右,身材高大,相貌英俊,活脱脱一个巴西大沼泽版的格里高利?派克。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个原因,为他带来了一段异国情缘。
  几年前,几个德国年轻人来大沼泽旅游,就住在这家旅社,短短几天的旅行结束了,青年们收拾行囊准备离开,却发现少了一位旅伴。
  原来,就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同行的一位德国姑娘和这里的老板相恋了,选择不再离开。现在,夫妻二人共同经营着这家旅社,而我们的一日三餐就是老板娘负责准备的。她皮肤白皙,有一头瀑布般的棕色卷发,文静少言。只有和老板一起开着皮卡出门时,才会下车拍几张照片,让我们得以一睹她的芳容。
  
   体验现实版动物世界
  
   大沼泽的天亮得很早。第二天清晨五点我们出发时,天光就已经大亮了,只是风很凉。逆着来时的路,老板夫妇开着皮卡把我们和导游放在了一座桥上。这是我们来时经过的四十多座桥中的一座,桥下是一大片长满了各种水生植物的池塘。一轮淡淡的红日从远处的薄雾中羞涩地升起,在池塘上留下了美丽的倒影。
  就在我们驻足观赏日出时,突然水花一动,打破了池塘中的宁静。“快看,水獭!”眼尖的导游罗尼压低声音说。果真是水獭,而且不止一只。在中国,水獭是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在巴西大沼泽,白天见到它们的身影也不是件易事。水獭是一种胆小的夜行动物,但在大沼泽清晨的静谧之中,它们此刻正安然地捕食和嬉戏。而我们人类能做的,就是轻按快门和屏住呼吸。
  潘塔纳尔大沼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动植物群,在2000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生物保护区。这里栖息着1000多种动物,它们绝对是大沼泽的主人,而游客只是弱小的造访者。动物的“气场”给人类带来的震撼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会。
  在大沼泽里,最常见的动物就是鳄鱼了。一只只、一排排、一层层的鳄鱼或是趴在水塘边,或是隐身在池塘里,用突起的眼睛傲慢地看着周围的一切。我们以为“淡定”的鳄鱼具有大将风度,懂行的罗尼却把我们的美好想象打了个粉碎。“它们那是饿的,”罗尼一脸不屑地说。原来这种主要吃鱼的鳄鱼在旱季三餐不保,很多都已经几个月没有吃饭了。
  大沼泽的鳄鱼学名叫做凯门鳄,体型不是很大。罗尼说,再过半个月雨季就要会到来,对这些奄奄一息的鳄鱼来说,那是带来重生的生命之雨,它们会变得生龙活虎、凶猛异常,在为期半年的雨季里拼命捕食,来对付下一个旱季的漫长饥饿。我们听着罗尼平静的解说,看着趴在那里的鳄鱼,还有茫茫的大沼泽,就像是在看《动物世界》的现场直播。
  一群大鸟从头上飞过,停留在远处森林的枝头,看上去就像是中国的仙鹤。原来它们是大沼泽的代表动物“笃悠悠”。这种鸟叫声独特,当地人就以它的叫声来命名了。“笃悠悠”学名叫做裸颈鹳,是南美大陆上体型最大的飞行鸟类,双翼展开可达2.6米,身高可达1.5米,巴西大沼泽是它主要的栖息地之一。“笃悠悠――笃悠悠――”我跟着罗尼一起学笃悠悠的叫声,竟然引来鸟儿相和,感觉自己与大沼泽间的距离变近了。
  经过处处潜伏着鳄鱼的一片潮湿地带后,我们走入了一片长满含羞草的沙土地,原来南美才是这种植物的故乡。最后罗尼带我们进入一片长着棕榈树和巴西胡椒树的森林。在罗尼的指点下,我们在森林里走走停停,“偷窥”到了黑市上卖1万美元一只的大蓝金刚鹦鹉,颜色艳丽的红金刚鹦鹉,巴西国鸟大嘴鸟,脖子上有白色V领的小野猪,猴子,长着大耳朵的潘帕斯鹿……虽说没有见到著名的美洲豹、野狼和蛇,不过说心里话,尽管罗尼拿着一根大木棍防身,我还是觉得不遇到这些动物更好。
  在大沼泽里走了五个小时后,我们又回到了来时下车的地方。没过多久,大皮卡拖着漫天的黄烟呼啸而至。我们回到旅社暂避这灼人的骄阳。
  
   夜钓食人鱼
  
   虽然基础设施落后,但是大沼泽中的旅游项目已经很成熟了。基本就是看日落、徒步游沼泽、夜观动物和钓食人鱼,最多再加一项骑马。所谓的夜观动 物,就是晚上坐着皮卡车在那条唯一的路上来回走,罗尼拿着一盏大大的探照灯寻找动物的踪迹给我们看。与白天相比,晚上的收获并不很大,只是新发现了几只小野狼,而且这种方式太惊扰动物。不过,晚上的大沼泽更是动物世界,皮卡车数次停下来给动物让路。
  相比之下,傍晚的钓食人鱼活动就更令人难忘。我们乘船驶入了穿越大沼泽的米兰达河,沿岸还看到了可爱的水豚和难得一见的大蜥蜴。罗尼把船在一片芦苇旁泊住,然后拿出一大包切成小块的生牛肉和几根鱼竿。这鱼竿其实很简陋,就是竹竿上拴了线,线上系了鱼钩。但食人鱼恐怕是世界上最容易上钩的鱼了,哪怕你拿片生肉在水里一划,就有可能带上好几条来。
  只要牛肉一入水,马上就有鱼咬钩,不过容易上钩并不等于好钓,提竿的时机和力度是门学问,不管是太轻太重还是太急太慢,都容易让这种长满尖牙的小鱼衔着牛肉脱钩。
  不知道是不是罗尼今天准备的牛肉格外新鲜,没多久我们就钓上了十几条,大家开始比赛谁钓的鱼大。突然有一位朋友惊呼:“我这条肯定小不了,拉都拉不动!”一边说着他一边用力地提竿,虽然鱼线尽头的水花离船越来越近,却丝毫没有把鱼拉出水的意思。“不好!是鳄鱼!”有经验的罗尼马上拿出匕首,飞快地割断了鱼线。
  就在这时,我们也看到了两只突起的大眼睛在水中若隐若现,离船只有不到半米。罗尼已经抄起了随身的大木棒,朝鳄鱼头上打去,朋友也拿着断了鱼线的鱼竿驱赶着鳄鱼。还好我们反应快,这只开了洋荤的鳄鱼几下就被打跑了。“你钓上的这条的确最大啊!”罗尼一边赶鳄鱼,一边一脸坏笑地对我那位朋友说道。
  一场虚惊之后,天色已暗,钓上来的食人鱼也够我们吃两顿的了。为了躲避马上到来的可以咬穿牛仔裤的蚊子大军和遭到鳄鱼群攻的危险,罗尼决定返航。就在这时又出了一个小插曲,小船被水葫芦一样的植物缠住了,动不了。最后,我们和罗尼齐心协力,终于让小船摆脱了束缚,安然向回驶去。返航途中,我坐在船头不禁想到,在大沼泽中要想生存,是要靠真本事的。物竞天择的法则,食物链的无情,在这里是那么真实。
  不用说,晚餐时我们吃到了自己亲手钓的食人鱼。经过老板娘的油炸,这些手掌大小的鱼味道还不错!吃完食人鱼后,我们度过了在大沼泽的最后一晚。因为没有空气污染,这里的星空格外美丽。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手机信号的夜晚,让人睡得格外香甜。
  第二天临行时,罗尼带来了给我们的留念礼物――他亲手做的鳄鱼牙项链。戴着项链,我们又上了皮卡车。又是清晨的大沼泽。薄雾中透出一片片绿色,树丛中飞起一只只白鸟。让人再次感到,大沼泽是动物的天堂,动物是大沼泽的主人。
  当我回到都市,面对高楼大厦再翻看大沼泽中一张张动物的照片时,我才发现,大沼泽中与它们、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经历之一。这不是一次到某某山庄度周末的旅行,也不是浑身高级野外装备的驴友徒步,而是简简单单、真真实实地让人和这片充满生机的土地结缘。

相关热词搜索:

版权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