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潜规则打倒的县委书记:桐庐县委书记被归

发布时间:2020-03-06 来源: 人生感悟 点击:

  安徽五河县原县委书记、蚌埠市政协原副主席徐社新没有以权为家人谋私,没有花边新闻,但还是在官场怪圈中一步步走入腐败泥淖。      挣脱不出的人情网   在徐社新担任安徽五河县主要领导前,他的仕途生活显得那样平静而按部就班。
  大学毕业后,徐社新来到蚌埠市经委工作,从科员做到了经委副主任。他和妻子李成梅相敬如宾,家庭幸福。此时的徐社新觉得一家人幸福比什么都强。
  但从2004年3月起,徐社新开始担任五河县代县长,县委书记后,他的仕途就开始了步入了“灰色轨迹”。
  初任五河县主要领导,徐社新就感觉到了这个位置的不同寻常,虽然同是正处级岗位,但这个位置的“含金量”比一般机关的处长显然高了许多。
  初任伊始,从上任后的接风洗尘,到各局负责人的请示报告,徐社新总有推不完的饭局,对此徐社新并不热衷,能推则推,他宁愿回家陪陪妻子,读读书看看报。但这只是徐社新的一厢情愿,宴请的次数还是一波又一波,而且都是一个意思:“书记,您不去,这工作没法开展。”
  2004年7月一天,一个县里领导来到了徐社新办公室,“徐书记,皖啤啤酒厂老总晚上想宴请您,您一定要参加。”这家酒厂是五河县最大的私营企业,徐社新很想拒绝。“您是书记,不去哪行,这也是书记您对地方工作的支持么。”徐无奈只得应邀。
  当徐社新到达酒店,发现县里其他几名领导早已到达,宾客之间相谈甚欢,更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他一到来,这些人都纷纷站起来迎接,反倒是显得有点生疏。众人把徐社新推上首座,酒过三巡,一名同僚脸红耳热地对着他说道:“徐书记,咱五河这地方,干工作就要靠感情,您平时要多下来走动走动哟。”
  酒席完毕,皖啤啤酒厂老板又为来客每人准备了礼品,徐社新连忙推脱,在拉扯间,又一名县里官员站出来圆场:“书记,你看这是人家一点心意,没别的意思,你看我们都收了。”徐社新只得收下。
  回到家,徐社新对着妻子说到晚上应酬情况,连连摇头:“五河这地方,官场都讲究裙带,讲究吃送,我看这种风气不好。”妻子在一旁边劝解道:“你是县委书记,一些关系当然要你来出面处理,人的关系还得处,不违反原则就好。”
  困扰徐社新的不仅有推之不去的饭局,更多人开始拎着烟酒、土特产来到他家中登门拜访。一开始,徐社新对于烟、酒、礼品一概回绝,但过不久总有人打来说情电话,意思都是“来客一点心意,请徐书记务必收下”,让他不好意思回绝,特别是一些下属见徐社新不肯收,往往说道:“徐书记,您不收下就是对我的不信任”,徐社新无法推脱。
  徐社新感觉到有一张无形的网在束缚着他,束缚着他上任之前的雄心和信念,而他想要挣脱开这张网,却力不从心。
  
  从反感到适应
  随着徐社新在基层一把手位置上越干越长,他对当地官场的处世哲学有了更深体会。很多次,徐社新安排的某项工作需要相关部门、基层乡镇落实办理时,如果之前和负责人交往不深,则不能真正令行禁止,一些部门总是以工作难做为借口,推三阻四,拖拖拉拉;而若是有过交往,或者来拜访过,工作往往干得漂亮出色。时间越久,徐社新对这里“干工作靠感情”的说法感悟越深。
  在这样的感悟中,徐社新从反感吃请,到邀约参加,再到收下烟酒,慢慢开始“适应”这些氛围,他后来逐渐认为这是工作需要。
  2005年5月,江苏滨海县人李海明来到五河县考察投资,希望开发改造五河县城老城区项目,徐社新当即表示欢迎,并安排建设局局长陪同考察。
  在老城区转了一圈后,晚上李海明又来到了徐社新的家里。“徐书记,能在他乡遇见来自家乡的父母官,真是三生有幸呵。”两人攀起了老乡情,聊起了各自的家庭状况,在得知李成梅专职在家做家务时,李海明环顾徐家不大的客厅,敬佩地说:“我来五河早就听说徐书记是个好干部,真是眼见为实,徐书记这么简朴,实在让人佩服。”
  这以后,李海明隔三差五就来看望徐社新,当然他不是空手,每次带上烟酒,徐社新知道李海明意思,那是想让他在旧城改造项目上能有所关照。
  2005年8月,李海明得知徐社新想在蚌埠市按揭买房,于是找到徐说,他也准备在蚌埠市买上一套住宅方便办公。于是就拉上徐社新一起看房。在蚌埠市紫荆名流小区看中一套150多平米的住房后,徐社新当时没带钱,李海明帮着交了首付款18万元。
  之后,徐社新几次找到李海明,要把钱还给他,每次李海明都连连摆手。次数多了,李海明急了,“徐书记,我不缺这点钱,您要再推,就是太见外了,我这钱就当是给侄女的首付了。”又和徐社新推心置腹:“徐书记,像您这样的干部现在真是不多了,恕我直言,现在当官哪个家里不是子女沾光、家有万贯?您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女儿考虑考虑啊?”
  李海明的话击中了徐社新死穴,是啊,他可以两袖清风,妻子可以在家待业,可该为女儿留点什么啊!女儿大学毕业后,自己并没有利用影响力去为女儿换取一份稳定、舒适工作,而是让女儿自食其力,应聘到一家私营公司做文员,女儿对此虽没什么意见,可他始终感觉对女儿给予太少。想到这里,徐社新就没有再推脱。
  这之后李海明又让人给徐社新买好装潢材料,请来装修工人,为徐家安排装修,总计花费3.6万元。
  李海明付出很快有了回报,同年12月,徐社新主持召开规划建设领导小组会议,同意给予李海明在拆迁工作中以优惠政策
  收了这些钱,徐社新也有不安的时候,他不敢相信自己也走上了受贿道路,但转念间他又安慰自己,自己做官,家人、亲戚从没有沾到光,这些钱就当是给女儿留的吧,更何况当地风气就这样,收钱的又岂止是自己一个?
  
  完全沉醉潜规则
  这以后,徐社新对送上门来的烟酒、礼品甚至钱财都一一笑纳,而他也发现,相比较冷脸拒绝,接收下来反而让他在当地人际关系更加融洽,周围的人对他更加热乎,工作容易开展得多,“感情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徐社新给自己吃了颗定心丸。
  2005年10月,徐社新出差湖南考察期间,随行的五河县政协副主席朱某在一天晚饭后,来到徐社新房间,表示希望给自己压压担子,再多干点事,徐社新明白这是向他要官来了,临走朱某拿出一张10万元存款的银行卡递给了徐社新。后来朱某如愿当上了县委常委。
  年底,朱某来到徐社新办公室,拿出一个档案袋放在办公桌上,又掏出一个信封,说是一个开发商带给徐书记的。徐社新打开信封一看是5万元钱,他摇摇头,这开发商送钱给他,肯定也送给了朱某,现在这风气呀!
  后来,徐社新收到安徽原皖啤啤酒公司老总杨某所送65万元和一部数码相机;朱某又带开发商余某送徐社新8万元;民办中学校长王某送来10万元;镇党委书记送来4万元;建设局长送来3万元……
  徐社新在位的几年,共计82人向其行贿,总计270多万元,牵涉到五河县社会各界。
  从一开始对地方送请的反感,到随波逐流,最后面对进贡一一笑纳,徐社新完全沉醉其中了。
  但并不是每人都在随波逐流,关于徐社新腐败行为的一封封举报信飞到了执法执纪机关。2009年4月徐社新因涉嫌受贿被安徽省人民检察院决定执行逮捕。
  2009年12月,徐社新受贿案一审在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徐社新对自己的受贿行为供认不讳。庭审中,针对县委书记岗位“贿随权集”的现象,他坦言:“县委书记对一县政治、经济全面负责,有最后拍板权,权力集中的同时也带来了岗位风险。”

相关热词搜索:打倒 县委书记 潜规则 被潜规则打倒的县委书记 河北省委书记谁被打倒 现任河北省委书记背景

版权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zhaoqt.net